主題: 水墨松江原創:當年松嫩平原上的“馬蹄子” (2019-02-26)

  • zhbwxy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120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 22:17:24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肇源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當年松嫩平原上的“馬蹄子”

 

小時候,我家住在東北松嫩平原的腹地的一個小漁村,緊鄰松花江。

在上世紀的六七十年代,大雨過后,經常能看見一種叫“鱟蟲”的動物,個不大,在泥水坑里慢慢的游動,東北的老百姓管它叫“馬蹄子”。至于為什么叫“馬蹄子”,可能這種動物的外形和馬的蹄子差不多的緣故吧。

據資料記載:馬蹄子的學名叫鱟蟲,別名三眼恐龍蝦,屬足亞綱,背甲目,是一類小型的甲殼動物。大約有15種鱟蟲,都是淡水鱟蟲,棲息在湖泊、池塘中,主要分布在歐洲和北美,中國的東北地區比較多。

鱟蟲的大背殼呈橢圓形,腹部細長,柔軟靈活。長尾巴成叉狀。體長大約有10厘米,共分成約40節,還有些葉子一樣的附屬肢體。有些肢體多達70多對。鱟蟲是典型的水底棲居動物,主要食有機體的碎屑,或者捕捉小的水生物和它們的幼蟲。鱟蟲的卵有很強的生命力,不怕干旱,池塘水和湖水干枯許多年以后它們的卵還會存活,等有水以后還會孵化出來。

在黑龍江省的松嫩大平原,堿性蒿草下的泥水坑里非常適合馬蹄子的生長。在草原的低洼處,大雨過后,偏堿性的雨水存滿了水坑,馬蹄子就生長在這樣的環境里。有水時,馬蹄子就能存活,沒有水時,就會自然消亡,但蟲卵還會存活。當雨量特別豐沛時,馬蹄子一年可繁殖四、五代。

兒時的東北鄉村基本上沒有柏油路,都是那種又深深車轍印的土路,坑坑洼洼的坎坷不平。尤其是一下雨,路上的大泥巴粘得滿腳都是,馬車和牛車就更難走了,人們出行是非常費勁的事。

我就納了悶了,為什么一下雨,路上的泥坑里就會有馬蹄子呢?當時那個年代,我曾經問過好多人,可誰也解釋不清楚,直到現在我方明白。原來是鱟蟲的蟲卵下雨時隨著雨水從池塘里沖到路上的泥坑中,加之蟲卵的生命力極強的原因所致。

說起馬蹄子,恐怕四十歲以上的人都會記得一清二楚。

那時,小孩子在雨后經常出去打水仗。當時的東北農村經濟發展貧乏,生活過得很困苦,小孩子沒有什么玩具可玩的,都是一些戶外的游戲,整得孩子們整天上躥下跳,忙的不亦樂乎。雖說游戲挺簡單的,但是孩子們是自得其樂,玩得就是一個心跳。還有上樹掏鳥蛋,下河捉魚蝦,野外燒苞米,半夜去偷瓜等等,一天的時間安排的滿滿的。像我就好玩,經常的逃學,也經常的挨一頓胖揍,可就是沒臉,疼痛過后,什么都不記得了,仍然是我行我素,弄的家長是長吁短嘆,無濟于事。

打水仗,是孩子們最愿意玩的游戲了。從家里偷偷的拿出水舀子,臉盆子,從池塘里舀起水往別的小孩身上就是一頓潑,澆的孩子們像落湯雞似的,渾身上下一身的泥水,有時甚至薅起脖領子,把一舀子水直接倒進去,不澆你一個透心涼才怪呢。

記得有一天,打雨過后,我們四個孩子玩打水仗。從路邊的池塘里舀上來的水里有馬蹄子,但是誰也沒在意。當水澆到狗子的脖領子里,他感到渾身的不舒服,肚囊子上有肉呼呼的東西在蠕動。在東北農村,孩子們不怕楊揦子,不怕貼樹皮,都敢伸手去抓,但是最怕的就是馬蹄子這種沒骨頭的東西。聽老輩人說,沒骨頭的東西要是嚇著人,都不好治。狗子被肚囊上的馬蹄子給整得麻酥酥的,趕緊扒掉上衣,大家一看,原來是兩只馬蹄子貼在他的身上,我趕忙用樹枝子給扒拉下去。這時,狗子的臉都青了,得得索索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其實,我們也知道馬蹄子這種動物,也經常的在水坑里擺弄它們,但是上了身,誰也沒感受到,那滋味恐怕連鬼都得嚇沒魂了。

有時,我們雨后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見到水坑里的馬蹄子后都會駐足,停下來仔細的看著馬蹄子在水坑里來回的游動。興致上來后,也會用樹枝子左右來扒拉馬蹄子,讓它翻蓋,露出肚皮,敲打著,就像打青蛙一樣,口中還振振有詞,“馬蹄子,馬蹄子你氣鼓,黑貓抓不著水老鼠。”可打了半天,馬蹄子的肚子依然如故,一點都鼓不起來,不像青蛙敲一會,肚子就鼓得老大老大的。

雨后,農村的孩子們經常會光著腳丫子出來和泥玩,稍不小心,腳踩到泥坑里,就會感到腳下軟呼呼的,只聽見“媽呀”一聲,小孩子被嚇得癱軟在地上,其實就是泥坑里的馬蹄子在作怪。

雨過天晴,很毒的太陽光照在大地上,用不了多長時間,泥坑里的水就會被蒸發,而這時泥坑里的馬蹄子也會壽終正寢,慢慢的被渴死,乃至干枯成馬蹄子干,最后銷聲匿跡了。但是,老天再次降雨,留在泥坑里的馬蹄子蟲卵遇雨又會成活,長大,老百姓又會見到活蹦亂跳的馬蹄子了。

時過境遷,也許是氣候的原因,也許是其它的原因,現在下大雨后,很難能再見到路邊的泥坑里有馬蹄子了。

今年的夏天,我曾經去過老家的小村莊,恰巧正趕上天降大雨。雨過后,我走在鄉村的土路上,路邊就是一個池塘,路比以前平整多了,大坑已經找不到了,零星的小水坑里也沒見到馬蹄子。我非常納悶,問當地的大叔大嬸們,他們說,別說見馬蹄子了,就是青蛙和癩蛤蟆都比以前少見多了,大地里種莊稼撒的農藥啥樣的都有,加上空氣污染,河水污染,各種動物還能有生存的環境嗎?

聽了大叔大嬸們的話,我很吃驚,驚嘆過后心里總覺得是不舒坦。短短的二十年后,兒時像馬蹄子那些小動物是越來越少了,就是夜晚我露宿在當地連蛙鳴都沒有聽見。小時候一到夜晚,躺在炕上,陣陣蛙鳴擾的人有時都睡不著覺,可現在什么都沒了。

馬蹄子,童年時我經常和小伙伴們玩耍的小生靈,再見你實在是太難了。現在國家已經把馬蹄子列為瀕臨滅絕的動物品種了,也許今后想見你只能在水生館里了。每當想起這些,我就非常的惆悵。日子好過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兜里錢鼓了,可我們生存的環境怎么就容不下小小的馬蹄子呢?

分享:
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激情世界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