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: 古驛風情系列——我是清朝驛站馬頭的后裔

  • zhbwxy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462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 22:40:08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肇源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       我1939年12月出生于肇源縣新站三家街第一戶,是烏蘭諾爾驛站施馬頭第七代后裔。我祖宗名曰:施海山,其祖父施xx是清朝建烏蘭諾爾驛站初期的馬頭,由茂興站調撥到烏蘭諾爾驛站來的,約死于1779年左右;之后由其子施xx接任馬頭,約死于1826年左右:其后由其子施海山接馬頭,約死于1879-1885年,爾后由其子施萬照(我曾祖父)接任清朝新站驛站(此時烏蘭諾爾改為新站)最后一位馬頭,他死于1901年春,時年23歲,上述五位先人死后葬于新站后崗施氏家族墳地。1946年施海山、施萬照由家族墳地移出到新站苗圃西北萬寶崗,現在還有墳包可見。

       我曾祖父施萬照主要負責接茂興送來的朝廷公文,爾后送往古龍站,在古龍接由黑河送往朝廷的公文,到新站交給茂興來的信使。他是在往古龍站送信后,返回新站途徑小廟子時被土匪用火槍打死的。其原因是我曾祖父當時騎的是一匹5尺之高的大菊花青馬。此馬跑的快又是走馬,騎上很是威風,土匪早就看中了。所以在1901年春我曾祖父送信路過此地時,中了土匪的埋伏。土匪打死人之后,奪馬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   我曾祖父死時我曾祖母陳氏時年22歲,是古龍十里臺人,身邊無兒無女。我曾祖父排行老五,人們都稱我曾祖母為五奶、五嬸、五嫂。當時施氏家族人多,而且名聲較大,加之封建思想濃厚,我曾祖母雖年青而決心不改嫁。在家族長輩主持下,把我曾祖父胞兄3歲之子過繼給我曾祖母為子,名曰:施高興,字忠賢。我曾祖母1952年7月去世,享年73歲,清朝衙門曾經頒發給她《貞節烈女》匾一塊,民國初期縣道德會又頒發給貞節證書。牌匾民國之后就自動摘掉,證書在去世時隨葬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新站驛站設在新肇老街北邊路東水泡子北沿三家街西頭路南,三間土平房,東屋為議事和值班站丁宿舍,西屋為來往過路人員住宿之用,沒有院墻,有幾個栓馬樁子和一排喂馬的槽子,還有一口水井。院內有一個一仗高的旗桿,白天掛清朝旗子晚上掛一盞油燈,以便過往行人辨認。后來人們都不叫驛站改叫施家小店。由于過往人員逐年增多,尤其是冬季大車多,小店容納不下,加之驛站功能減退,衙門管事多起來,在路西的西崗底又建了一個大車站,由施忠士(原縣工商行行長)的祖父管理一直到1955年公私合營。

       我曾祖父死后,當時衙門決定撤掉驛站,把驛站財產分給站丁,我曾祖母按雙份分得財產(因為加一份撫恤金)。據我曾祖母給我講,衙門決定在三家街西頭路北給蓋三間平房,分一匹騍馬帶一匹小馬、三頭大牛、兩頭小牛、十只羊、土地十晌。我曾祖母就是靠土地出租及賣地、賣牲口維持家庭生活一直到1930年左右,我父親、叔叔分別在17、15歲時開始給地主“李大房子”和三家街東街陳國元家扛活,到1943年時我們家已有十幾口人了,只剩下三間平房和五畝墳地。1947年土改時定為貧農。

(施漢森)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激情世界杯